低调就有腔调

  按照惯例,销售部都是在年初五聚餐的。今年也不例外,才近中午11点,在鸿运来酒家“福星高照,财源广进”新年大红条幅下,满满一桌聚齐了。

     销售经理大林和爱人小夏早早就到场,还带来了他们的宝贝儿子三岁的牛牛。桌面上洋溢着中国年的喜庆,喝完一瓶52度的小糊涂仙,话匣子就打开了。同事们七嘴八舌,高谈阔论,谈论着春晚、瞌睡姐、刘谦魔术、迎财神、放鞭炮,而更多的是引逗大林宝贝儿子。

     小牛牛坐在高脚娃娃椅上,看到刚端上的炒虾仁,喜欢吃的,就远远地伸出手,拿不锈钢小勺去抄,弹眼落睛活络得很。

     新来的跟单员马景说:“这小家伙上额天庭广阔,将来肯定能当公务员,是个当官的料,前程无量!”

     助理罗柏石说:“当公务员算啥?看他夹菜,动作麻利,手能伸多长,就像刘备手长过膝,肯定是个新贵达人!”

     报关员杨茜茜说,“看,小宝贝下额地阁方圆,长大不愁吃穿,当然有房有车,而且是豪房豪车。噢,是带着房子一起开的豪华房车,可以周游欧洲列国的!还有这耳朵,老大的,耳大福大,好人,你说,是吧?”

     好人,是部里负责机电产品销售的郝仁尔,同事们叫顺了,就简称“好人”,大学自动化控制专业毕业,阴差阳错搞销售,但销售额紧追大林,名列前茅。他一贯低调沉默不张扬,坐在靠墙角落一言不发,但对罗助理的话很不以为然。

     所以,当杨茜茜点到了他,就一下子从嘴里嘣出话来:“耳大福大,没研究过;但小孩子手长过膝,是胡说八道,手这么长,不就成另类怪人了!再说,真的当了公务员,手伸得这么长,有意思吗?没听说过——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吗?!”。

     在喜庆的宴席上,说这样的话似有点不合时宜,但一贯低调的人有时会出人意料地hold不住。

     小夏量大福大,只是笑笑,随手往牛牛小嘴里塞了块水果色拉,小宝贝眼睛只是直勾勾盯着邻桌,小鼻子一扇一扇地抽动,一副感觉不畅的神态。

     见有点冷场,商海浮沉多年的副经理金令圭,走过去抱起牛牛,发表高论了:“耳大福大,是的,长大后肯定有福。还有,看这小鼻子长得多好,位置好,居中央,四面八方财路通;鼻梁高,居高临下财富来;鼻翼宽,发交际财、合伙财;还有这鼻孔多大,通气,财神不坐高铁坐飞机,飞得高来得快!”

     老金话音刚落,牛牛的鼻子就一抽搐,就大声“啊咳!阿咳......”咳嗽起来,并用手指着邻桌。

     只见阵阵烟雾从旁边飘来,邻桌也是朋友聚会,几瓶酒下肚谈兴正浓,烟酒会友,香烟搭桥酒铺路,历来如此。尽管餐厅的墙上醒目地张贴着禁烟标识,照样有人抽烟。

     牛牛一阵咳嗽后,大林有点耐不住;金副经理急忙叫过服务员,叫他去劝邻桌把烟灭了。

     邻桌上座的是一个现在很时兴的光头老板,看额头的皱纹和脸上的斑痕,至少50多岁,旁边的女士白嫩精干,看来至多三十出头。对座的叫着老板娘,恭敬地递上一支烟。正应了今年春晚的一句台词,现今哪个老板的媳妇不年轻!抽着深色细长的摩尔烟,不时吐出一个绕一个的烟雾圈圈,很有大姐大的派头。

     服务员上去,大姐大一句话顶回来:“我们出钱吃自己的饭,抽自己的烟,公款吃喝都不禁,禁什么烟,碍着谁了!”


【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