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半抢劫

  林小惠是县棉纺厂的一名纺织女工,最近因为工厂产品销路很好,需要扩大生产,因此工人经常要加班。这让林小惠既喜又愁,喜的是加班可以多拿加班费,愁的是一加班就要加到很晚,她晚上一个人回家还真有些害怕。

     厂区离林小惠家并不远,林小惠每次都是步行回家。途中要经过一条狭长的巷子,白天还好,晚上巷子行人稀少,路灯昏暗,显得阴森可怕,林小惠每次经过时总是提心吊胆的。

     这天,林小惠在工厂又加班到晚上11点多,一个人走到巷口时,林小惠的心不禁又提了起来。此时正是深秋,风把身后的落叶刮得哗哗作响,好像有什么人在后面追赶似的,昏暗的路灯把巷道两旁的树影投射到林小惠面前,一个个黑影似凶神恶煞般仿佛要扑上来,让林小惠寒毛直竖。她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赶,脚步也快了起来。

     真是怕鬼偏有鬼,正当林小惠走到巷道中央时,一个黑铁塔似的身影突然从角落里跳了出来,手里握着一个明晃晃的匕首,堵在林小惠面前,同时一个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响起:“站住,识相点,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!”见有歹徒打劫,林小惠在这个危急时刻反而镇定下来,有道是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”,林小惠一直担心在下班途中会有什么不测,口袋里从来不敢多放钱,她把兜里的几十块钱掏出塞给歹徒,并央求道:“就这些了,大哥可以放我走吧。”歹徒一把抓过钱,捏了捏,吼道:“打发叫花子啊!是不是要老子搜身?”歹徒一边低吼着,一边把刀子抵到了林小惠腋下。林小惠见歹徒不信,把自己的口袋全部翻了个底朝天,再次恳求道:“这下你信了吧。”歹徒把钱塞进衣袋,不甘心就这么作罢,再次打量了林小惠一番,蓦地,他瞥见林小惠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项链,“把项链摘下来,快!”林小惠心里一惊,项链倒值不了几个钱,但这是老公送给自己的定情物,她怎么能轻易让歹徒抢去呢?见林小惠不肯就范,歹徒右手持刀逼近林小惠脸颊,左手同时向林小惠的脖颈抓来。
见歹徒要来硬的,这时林小惠也顾不得别的了,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她也不知哪来的力量,突然纵身用双手紧紧攥住歹徒持刀的右手,头一偏,腰一躬,来了个标准的摔跤动作——背摔,竟把歹徒甩了个“大马趴”。 林小惠读中学时练过古典式摔跤,工作后虽没坚持训练,但动作要领还记得,想不到现在派上了用场。不等歹徒爬起来,林小惠一边大喊着“抓歹徒”,一边攥着歹徒的右手毫不松劲,并使命掰开歹徒的一根手指。终于,歹徒疼得“嗷嗷”大叫,手中的刀也“当”的一声掉落在地,一个硬硬的东西从歹徒手上滑落到林小慧的手中。歹徒又惊又怕,他实在闹不清这个弱女子为什么竟敢和他玩命,又为什么如此力大惊人,再也顾不得其他了,爬起来仓皇奔逃。林小惠也不追赶,一边大喊着“抢劫啊”,一边朝着巷子的另一头飞奔而去。

     林小惠惊魂未定地跑回家,一头扎进丈夫的怀里,气喘吁吁地说:“遇到……抢……劫了……”见爱人突然惊慌失措地跑回来,丈夫不明所以。待林小惠稍稍安定了些,她向丈夫断断续续讲述了事情经过,把老公也听得一愣一愣的。丈夫紧拥着林小惠,轻抚着林小惠后背,安慰道:“好啦好啦,又没多大的损失,安全到家就好。”他知道林小惠还没从刚才的惊险一幕中缓过神来,不由紧紧握住了林小惠的手,“呀!”林小慧一声惊呼,这才记起自己手里还攥着一个硬物,伸手一看——从歹徒手里掉落的一枚金灿灿的戒指。


【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