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亲,歪打正着

  “王成,打扮好了吗?”李媒婆有点不耐烦地催促。

    “好了,这就走。”王成边往外走边打着领带。

    随着人们意识、观念的改变,媒婆已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,李媒婆是附近村庄仅存的一个媒婆,李媒婆眼光独特,能说会道,威望高,这几年一些大龄青年在李媒婆的撮合下告别了单身。

    王成今年三十岁,身高一米七,一脸麻子,家境一般,因为这些原因,不知不觉走入了大龄青年的行列。

    李媒婆和王成的母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,为了王成的婚事,李媒婆没少操心,前后为王成介绍了二十几个姑娘,由于王成长得寒碜点被姑娘们一一回绝,最近王成的母亲听说赵庄有个叫慧丽的姑娘,年龄和王成相仿,所以又托李媒婆说亲。 赵庄的慧丽李媒婆认识,姑娘身材高挑,长得漂亮,端庄,像个大家闺秀,王成的母亲一说,李媒婆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老姐姐,你不知道,慧丽是个很挑剔的姑娘,长得漂亮,眼光高,王成没戏。”

    “姑娘长得漂亮我们孩子就没戏了,你以前给我们介绍的那些歪瓜裂枣,不是也没成吗?慧丽也三十岁了没对象,说不定就是在等我们王成呢!”王成的母亲耷拉着脸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 “好好好,明天我给你跑一趟,为了孩子我跑趟腿没关系,我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少花冤枉钱么,脸拉得那么长,跟驴脸一样。”李媒婆用手轻轻拍了拍王成母亲的脸开玩笑的说。

    慧丽今年三十岁,触过几个男朋友,在相处的过程中总是觉得男人不可靠,不能给自己安全感,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找到意中人,今天下班后听母亲说李媒婆来过,母亲定下三天后在家里相亲。

    六月的季节,天气闷热,风扇吹着热浪让人窒息,王成一晚没睡好,黎明前的一场小雨,空气清新了很多,王成起了个早,把钱江125摩托车推到院里,找了一把刷子,一块抹布,刷了一遍又一遍,刷到第五遍的时候,不敢再刷了,由于用力过大,有部分车漆脱落,昨天听李姨说慧丽的母亲是东北人,喜欢抽烟,王成咬咬牙买了两条泰山烟,四百多,又买了十斤香蕉,一斤块糖。

    王成从衣橱里找出专门为相亲买的一套西服,这身衣服买了三年了,只穿过六次,都是相亲时穿过,平时舍不得穿,像宝贝一样珍藏着,还没系好领带,李媒婆已在催促。

    “李姨,你给我拿着礼物,咱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 李媒婆看了看王成忍不住笑了笑,头型梳了个中分,头发在头油的作用下闪着亮光,西服领带,皮鞋擦得铮亮,手里拎着两个兜。

    “这么破费干啥!八字没一撇。”李媒婆看了看兜里的礼物说。

    “李姨,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。”王成大大咧咧的说。

    下过雨的空气有点潮湿,王成摩托车速度并不快,清风拂过脸庞,带来丝丝凉意,路边的树上两只花喜鹊在窃窃私语,王成不禁笑了笑:“李姨,今天出门看见喜鹊,好兆头啊!”

    “希望今天顺利,慧丽的爸爸在外地打工,只有慧丽娘俩在家,进门别忘了喊大妈,一定记住啊!”

    “李姨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这点事还嘱咐我。”三十分钟左右来到赵庄,摩托车停在慧丽家门外。

    “慧丽在家吗?”大门敞着,进院后李媒婆大声的问。


【责任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北京信息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