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病乱求医

  邹忠信自五十岁上,满口牙就找上了麻烦,今天不是这个牙疼,明天就是那个牙坏,俗话说牙疼不算病,疼起来真要命,相信不少人都领教过牙疼的厉害吧。

  这天半夜时分,邹忠信的牙又疼开了,而且一阵比一阵疼得厉害了,他赶紧找出两片去痛片来吃了下去,一只手掐住腮帮子缓解疼痛,咧着的嘴里不断发出咝咝的声音,他盼着药赶快起效,更盼着挨到天明就去医院处理。接下来这几个小时过的,用度日如年来形容那是一点也不为过。好不容易等到天明,他穿好衣服爬起来就往医院跑去,好在家离县人民医院不算太远,五里多路很快就到了。

  到了医院一看时间,才六点多,离上班还早着呢,候诊室里没几个人,那就等着吧,他找个椅子坐下来,一边忍着疼痛,一边看着大厅墙上的挂钟,就快七点了。这时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病人,看样子得什么病的都有,也有好几个捂着脸皱着眉头的,估计也是牙在作怪。想到剩下的这一个多小时怕是支持不住,他又掏出两片去痛片来,大厅里有的是水,就着水就又吃了下去。一会儿算好一些了,起码可以忍受。

  八点整了,挂号室的窗口打开了,早已等在那里的病人呼啦一下就排起了一溜长队,邹忠信动作慢了些,结果就排在了最后。不管好歹总算挂上号了,他小跑着来到二楼五官科,他来过好几次了,对这里非常熟悉。可他进了医疗室一看,已有好几个人开始诊疗了,还有几个在一旁捂着脸等候的,坏菜,看情况一时半会儿是轮不到自己了,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。

  “老师傅,你先坐下等一会儿,快,估计最多两个小时就该你了。”一个小护士看到他热情地打着招呼。

  我的娘哎,两个小时,我怕是十分钟也坚持不了,怎么办呢?忽然他想起来了,县中医院的口腔科也不错,兴许那里人不多,赶快到那里去,先解决了疼痛再说。于是他向小护士苦笑一下,转身像逃命似的就离开了人民医院。

    谁知他打的赶到中医院一看,也等着好多病人,要等就怕等到下午了。这一来邹忠信更急了,此时他的牙又剧烈地疼了起来,猛然间他记起来了,出了县医院不远处有个小巷子,里边就有一个私人牙科诊所,对,就去那里,管他私人不私人,只要能解决问题。

  没几分钟,邹忠信就进了这个牙科诊所。

  “老师傅,牙疼?”诊所里没病人,就一个大夫,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,一见来了买卖,赶紧掐灭烟头就问起话来。

  邹忠信没说话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看看!”那个大夫让邹忠信躺下来就仔细看着:“你这三个牙都坏了,你是想拔呢还是想补?”

  “你先给我止住疼再说,好不好?”邹忠信强忍着疼说。

  “好的!”大夫很快装好了药液,叫病人张大嘴就把麻药注射好了。

    没过多长时间,邹忠信感觉到疼痛在减轻,很快牙不疼了,只觉得牙的周围一阵麻木的感觉,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心想早知如此,何必在医院受那个洋罪?“如果能补的话,最好给我都补上。”他不想拔掉,他知道这三个牙坏得不怎么严重,今后说不准还有多少年依靠它们呢,以前在医院补过的牙,好几年了都好好的,一点没坏,再说了假牙怎么也比不过真牙好使。

  “那好吧,我一次性给你补好,这个——”大夫看着邹忠信的眼睛,话没说完。

  “钱不是问题,只要以后牙不再疼痛。”邹忠信别的方面从来舍不得花钱,可要说到牙,你只要讨价他准不还价,他愿意,他实实牙疼怕了。

  “那好吧,你看——”大夫说着指了指墙上。


【责任编辑:sxh】
实用资讯
  • 北京信息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